金典案例
金典案例 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典案例

步步为营——金台上诉律师帮助拆迁户实现安置房艰难回归

2022-05-14 10:48:23  作者:admin    阅读:

拆迁— —令人憧憬

何某是个残废人,六十岁出头,早年靠着裁缝手艺,与老伴相依为命,辛苦积攒才在村中盖了八间平房,生活拮据,还算平静。房地产开发红火的那些年,何某所在的城中村,也被纳入了开发的范围。开发商给村民们绘画的美好图景,让村民进入了一夜暴富的状态。何某也怀着激动的心情,与开发商签订了拆迁合同,合同工约定21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,补偿一百二十平米的商品房两套。何某盘算着房子的价格,心想自己赶上了咸鱼翻身的好时代,看到了自己的平房消失,楼房一天天长高,那种美好的感觉简直无可比拟。

起诉— —索要回迁房

开好商建成小区后,何某怀着激动的心情去看房。开发商讲,先选一套,另一套在第二轮次中再确定。何某也没在意,早点晚点不是大事,房子在那也跑不了。但是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套房子,却成一场无休止的马拉松。

何某每隔一段时间,找一次开发商,要求尽快落实第二套安置房。开发商以各种借口,推脱搪塞,不是说正在研究,就是讲股东在闹分家。快两年过去了,开发商翻脸,最后索性答复,房子没有了。

第二套房成了何某家中的烦心事,本来好好的拆迁梦想,却是这样的烦心,开发商的行为着实让人气愤。何某一气之下,将开发商告上法庭,要求其按合同的约定交付第二套安置房。

令何某没有想到的是,12个月的开庭、调查、调研,收到的法院判决是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。何某想要房的想法,被法院无情地否定了。

一审— —被驳回诉讼请求

何某对自己提起的诉讼蛮有信心,将原有的房屋基地使用证书、拆迁安置合同的证据准备齐全,心细的他还将与开发商负责人交涉的录音逐次整理出来,为了保险起见,他还在当地委托了一名律师,作为代理人帮助他打官司。

令何某的始料不及的是,随着法庭的开庭、调查、调解的展开,转眼小半年过去了,他感觉到整个事情的态势对他越来越不利了。

房地产开发是暴利的行当,开发商可不是谁相干就能干的,肯定是有综合实力的。开发商再调动资源的能力上,很快发挥了作用,何某感到不妙,自己手中的证据分量轻了。

果然,何某盼星星盼月亮拿到了判决书,让他感觉掉到了冰窖中,整个人懵了。判决的结果是驳回何某的诉讼请求,何某在法院一审审理中完败。

二审— —发还重审

一审败诉的结果,让何某十分气愤,也激发了他依法维权,必须要回拆迁房的决心。他马上提起了上诉,希望中级法院为他主持公道。

何某拿着一审判决书,慕名找到了擅长做二审案件的金台上诉律师。上诉律师认为,一审法院以超过诉讼时效,驳回何某的诉讼请求,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,原告行使的是物权请求权,而物权请求权是不受诉讼时效的规定限制的,一审判决粗暴且牵强。

金台上诉律师基于案件事实,制定了详细的二审代理方案,针对一审判决的理由,列出了理论上、司法实务的观点,并围绕何某的诉讼请求重新编制了证据目录,同时申请何某的邻居作为二审开庭的出庭证人。

二审的主审法官公正公平,认真负责,在开庭的过程中认真听取了金台上诉律师的代理意见。开发商除了固执地坚持了诉讼时效的错误观点外,还强硬表态,所开发的房子均已出售,就是想给何某也没有了。

时间不长,中级法院作出了二审判决书,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,适用法律不当,撤销一审判决,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理。

重审— —驳回起诉

二审对案件发还重审,案件实现了转折,何某的希望重新拾起,金台上诉律师继续跟进重新审理程序。

重审由一审法院院长主办,这是法院改革的结果,院长作为员额法官,也要亲自办理案件。

在重新审理的过程中,开发商也下了大的功夫,特别是诉讼技巧上。列举了很多证据,证明其所开发的楼盘已全部售罄,何某主张交付回迁房是无法实现的。重审过程中的焦点是原告诉讼请求的选定上,法官也进行了释明,如果何某想要房的话,可能面临驳回起诉,如果要房子折价的话,何某可以另行起诉。

金台上诉律师代表何某的意见是,开放商提供真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房屋全部销售,只是抵赖的一种形式,何某主张交付回迁房的请求于法有据,于事实有理。

重新审理的结果是驳回了何某的起诉,但判决书中却说明,何某可就回迁房不能交付主张损失。这里有一个插曲,主办法官办结案件时间不长,就被纪委双规了。

另诉— —获得赔偿

很显然,此次的驳回起诉,虽有争议,但是现实中的司法常态是这样,有些所谓的法律技术手段,只能在现实中选择适应。好在何某的维权前景日期光明。金台上诉律师马上帮助何某重新起草了诉状、充分与驳回起诉的法官观点对接,另行提起了一个新的诉讼,要求开发商的赔偿不能按约定交付回迁房的损失。

何某要求交付回迁房,主要依据的物权法的规定,依仗的是物权请求权。就提起的诉讼赔偿损失之诉,损害的结果也就是要多少钱,要明确具体、符合法律规定。在起诉的同时,金台上诉律师同时提起了司法鉴定程序,申请对合同中约定的回迁房的价格进行评估。

房屋的价格很快评估出结果,价值62万元,由于当时的房价不高,何某都觉得有点高出预期。案件在上诉律师的推动下,进入了快车道,很快法院作出判决,开放商赔偿何某回迁房折价款62万元,并承担所有的诉讼费用。

执行— —回迁房回归

诉讼是依法维权的手段,更是一场综合实力的博弈,优秀的律师加入,可以发挥他的经验,增加成功的概率,也给不法者形成了威慑。

何某拿到了胜诉判决,一颗心才算踏实。开发商在几轮交锋中,也尝到了上诉律师的厉害,连上诉都没有提起。

判决交付后,何某马上申请法院执行。开发商又开始了各种推脱抵赖,法院的执行工作还就是力度越来越大,警告开发商如不履行法律义务将其法定代表纳入“黑名单”。无奈之下开放商提出了如下方案,承认何某的那套回迁房没有卖,提出交给何某了结案件。

最后,经过几番的争取,这场三年之久的案子终于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,开放商交给何某回迁房一套,并补偿何某维权期间的经济损失两万元。
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热线:17692648929 0316-2020095 0316-2020096 
传真:0316-2020097
邮箱:langfang@ktlawyer.com
地址:廊坊市广阳区上善颐园蓼汀苑A1写字楼8层
       (廊坊市
中级人民法院东侧)


  1. 小程序码

  2. 微信公众号

  3. 微博二维码